分享
2018年12月26日14:35

分享

文/夏熙 龚华 杨志远

他温暖如春,待患者亲切平和,润物无声;他热情如夏,为事业呕心沥血,求索不止;他静美如秋,视荣誉恬淡如水,初心不改;他严厉如冬,对不正之风令行禁止,以身作则。

图片4_副本.jpg

洪湖市中医医院院长周祖山

他叫周祖山,洪湖市中医医院院长、主任医生,一个驰名海内外的类风湿专家。数十年如一日,他将自己的毕生才学与热血挥洒于洪湖之岸,写就了一个苍生大医的“四季本色”……

对待病人,他像春天一般温暖

每年开春,张女士都要和丈夫一起从黑龙江远赴湖北洪湖,看望她的救命恩人周祖山,一晃已将近二十年。

1999年春天,张女士30岁,她孤身一人跨越大半个中国来到洪湖市中医医院,与周祖山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当时,她饱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折磨,双手关节肿胀,手不能握拳,膝盖外翻,行走困难。

周祖山不仅悉心为她诊治,见她身边无人照料,还叮嘱护士照顾她的饮食起居。在聊天的过程中,得知她丈夫因为这个病在跟她闹离婚,便时常宽慰她。

住院几个月后,张女士的丈夫李先生来到洪湖,再次提出离婚。周祖山便把李先生请到家中,进行了一次长谈。他没有讲任何大道理,而是把自己亲眼所见的病患家庭患难与共的故事进行了分享,又一五一十地介绍了张女士的病情和康复情况。李先生被深深触动,惭愧不已,当即表示会好好照顾妻子。

如今近二十年过去,张女士与丈夫恩爱如初,对周祖山的感激也不曾衰减。她经常竖起大拇指:“周院长不仅是个医术精湛的好医生,用年轻人的话讲,还是一个大暖男。”

周祖山自大学毕业进入洪湖市中医医院工作,已经30余年。他的父亲是全国首批500名名老中医之一、著名“风湿药王”周承明。周承明老先生在祖传秘方“麝火疗法”的基础上,开创性地用毒性草药雷公藤治疗类风湿病,一度闻名海内外。在父亲的耳濡目染和言传身教下,周祖山从普通医生干起,一步一个脚印。2000年,周祖山出任洪湖市中医医院院长。这一年,他37岁。

但不管身为普通医生,还是担任医院院长,周祖山始终坚守在门诊一线,并从未改变。他甚至把自己的院长办公室一分为二,一半用来办公,一半用来接诊。“因为,作为一个医者,治病救人永远是我的天职。”

图片5_副本.jpg

周祖山为来自新疆的患者诊治

一位远道而来的患者晕倒在医院门口,他亲自把患者背进了病房,患者才知道这个背自己的人原来是医院院长;一个叫吴兴文的小伙子因患有罕见的“银屑病关节炎”,全身腐臭难闻,他亲自帮助一点点清洗溃皮腐肉,制定治疗方案;一位甘肃省会宁县的小女孩因家境贫寒不堪母亲被风湿病折磨,要求“卖身救母”,他免费为小女孩母亲治病,还自掏腰包资助小女孩上学……

在周祖山看来,医者仁术,不仅要有精湛的医术,更要有高尚的医德。“医生本人对病人的爱心、同情心及理解有时比外科的手术刀和药物还重要……”这是世界医学界著名的“希波格拉底誓言”,也是周祖山的为医诺言。他的一言一行,恰如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。

洪湖市中医医院的类风湿患者,95%都是因口碑从全国各地辗转而来。面对络绎而来的远道病人,周祖山主持成立了服务患者小组,亲任组长,专门为患者解决各种生活困难。不管什么样的病人,只要进了他的工作室,他都微笑着悉心接待,似乎永不疲倦。他还一再嘱咐所有医护人员:“在洪湖中医,我们要让每一个患者都有一种家的温馨,亲戚的感觉。”病愈的患者常来“走亲戚”,也成了“洪湖中医”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对待事业,他像夏天一般火热

2017年12月,周祖山获评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。两年前,周祖山工作室已入选2015年全国基层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建设项目。这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实施的重大中医药人才培养项目。

消息传来,周祖山立即组织学术传承人开会,进行学术部署。他殷殷强调:“类风湿疾病的治疗是世界性难题,我们虽然取得了突破性成果,但要彻底攻克,还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无私传承、不懈努力。”

已过知天命之年的周祖山,依旧热情如火,信心满满。他仿若又回到了自己的青春年华,那时,他是父亲周承明的学术传承人。而今,自己则站到了全国名老中医的前列。

周祖山对于中医药事业的热爱,始于对父亲崇敬。他曾亲历父亲以身试药,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也曾经目睹无数患者在父亲的医治下得以康复如常。像父亲一样悬壶济世,做个“妙手仁心”的苍生大医,是他最初的发愿。

图片6_副本.jpg

周祖山和学术弟子在一起

周祖山在担任医院业务副院长时,便从继承整理父亲的治痹经验入手,著成《周承明学术思想初探》等论文,然后在临床中加以验证。他还编辑出版了《风湿病诊疗常规》,并广泛用于临床,对提高风湿病诊疗的质控水平,保证风湿病患者获得最合理的治疗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然而,从父亲手里接过“接力棒”的周祖山很快发现,医海无涯,最好的传承其实是超越。为此,他对于业务的钻研宛如夏日流火,燃烧不灭。

“周氏关节止痛膏”的发明源于一个特殊的女病人——她因长期服用中药,每次都要呕吐,药效大打折扣。怎么办?周祖山想:雷公藤具有一定的抗炎、镇痛及免疫抵抗作用,但内服用药途径单一,为什么不可以结合外用呢?

从此,他便扎根于实验室中,寻找配方,屡屡试错;祛除毒理,百折不馁……经过一次又一次试验,“周氏关节止痛膏”研发成功。该膏药通过患者皮肤渗透,不仅在解除病人的症状上有独特疗效,而且外贴用无毒副作用,与口服用药形成了很好的补充,获得湖北省科技成果二等奖。

而这时的周祖山,考虑到“周氏关节止痛膏”虽然解决了雷公藤的外部用药问题,但对其他内服后的毒副反应问题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,于是,他又转身投入了新的研究当中。

“痹康宁”系列制剂由此而生,这突破性成果适合长期服用,大大减轻了雷公藤的毒副反应,标志着雷公藤治疗类风湿迈向了“标准化”时代。

随后,周祖山又在麝火疗法、雷公藤系列制剂疗法的基础上,加以熏蒸、药浴与针灸疗法,升级、完善、优化成新的“周氏综合疗法”,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诊治体系,奠定了在中国风湿病学领域的重要地位,被誉为“开创了中医治疗类风湿的新传奇”。中央电视台《中华医药》栏目多次对其进行了报道。

“攀登事业高峰,必须燃烧火样的热情,必须永葆年轻的心态。”周祖山向记者坦言,他是全医院最早会五笔打字的一批人之一;现在市场上新潮的电脑设备,他都能说出甲乙丙丁;他对学术传承人的指导,很多时候在微信群里进行……“我必须站在时代信息的前列,才能站在行业的前列。”

对待荣誉,他像秋天一般静美

2018年6月5日,武汉东湖宾馆,湖北省振兴中医药发展大会隆重召开。在热烈的掌声中,周祖山登上了领奖台——荣获第三届“湖北中医名师”。他不仅是唯一获此殊荣的荆州籍中医专家,也是本届唯一获此殊荣的来自县级医疗机构的中医名师。

而在此前的2017年11月,北京国际会议中心,周祖山被中华中医药学会授予全国“最美中医”称号。全国数十万中医工作者中,仅79人获此殊荣。

一份汗水,一份收获。30多年来,周祖山几乎将自己的一切,都奉献给了“洪湖中医”,奉献给了四海八方的患者,奉献给了他热爱的中医药事业,也因此硕果累累,荣誉等身。

作为医生,他是全国先进工作者,全国基层优秀中医,全国最美中医,湖北省劳动模范,湖北省首届知名中医,湖北中医名师,湖北省名中医,湖北省首届中青年知名中医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、湖北省政府专项津贴。

图片7_副本.jpg

周祖山荣膺“全国最美中医”

作为专家,他是中华中医药学会风湿病分会常务委员,湖北省中医药学会风湿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,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。他的工作室系“全国基层名老中医传承工作室”。

作为党员,他是湖北省第十次党代会党代表、湖北省十一届人大代表、湖北省十二届人大代表、荆州市第二届、三届人大代表,洪湖市第五届、六届、七届人大常委。

作为院长,他是湖北省首届优秀院长、08年奥运火炬手。他引领洪湖市中医医院迈上了崭新台阶——发展为集医疗、科研、教学、康复为一体的综合性三级甲等中医医院,医院风湿病科被确定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“九五”至“十三五”重点专科,而且是中南六省风湿病区域医疗中心。“洪湖中医”品牌品牌享誉海内外。

然而,面对纷至沓来的荣誉和外界的赞誉,周祖山始终云淡风清。在全国“最美中医”北京颁奖期间,他连夜接受央视的专访,颁奖一结束,即刻匆匆赶回洪湖。

“就不能多待一会?”许多朋友问。

“不行啊,家里还有病人等着咧。”他抱歉一笑。

这样的匆忙领奖,甚至很多次的缺席领奖,于周祖山已是家常便饭。因为他工作室的门口,每天都有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患者。对周祖山而言,比起一尊尊奖杯和一张张荣誉证书,更让他看重的,是一个个患者的健康。

郑女士患有类风湿关节炎,几乎每晚都会因疼痛折磨而不能入睡,多方求医不见起色。2017年12月,她来到洪湖市中医医院。在周祖山的问诊下,郑女士身体得到恢复,还参加了一次沂蒙当地举办的半程马拉松健步走比赛。

2018年5月28日,郑女士不远千里从沂蒙来到洪湖,向周祖山送上了一面锦旗。锦旗上赫然书写着“医术高明,华佗再世;医德高尚,妙手回春”的赞誉。

30多年来,周祖山亲自接诊的患者数以万计,他收到的锦旗和感谢信足足可以用麻袋装。“对于一个医生而言,没有任何荣誉与称赞比得上患者的康复,比得上患者的口碑。”周祖山微笑着如是说。那笑容,像秋水一样静美、恬淡。

对待作风,他像冬天一般严厉

在亲身经历之前,王先生也不相信,以治疗“类风湿性关节炎”驰名的洪湖市中医医院是一方“净土”。

王先生身患类风湿顽疾多年,曾辗转于全国各大城市的各级医院,对医疗行业的各类潜规则非常清楚。于是,来到洪湖后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包红包。然而,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不仅周祖山婉拒了他的红包,其他的医护人员也没有一个人肯接受。

他暗暗向病友打听是不是自己的红包封小了,病友却笑着告诉他,这个医院的医护人员从来都不收红包,“周院长严着呢!”

“生民何辜,不死于病而死于医?”这是清代著名医学家吴塘的疾呼,也是周祖山一直牢记的警言。在周祖山看来,若没有技艺精湛、两袖清风的为医作风,医生比疾病更令病人痛苦。这是追求“悬壶济世”的周祖山最大的禁忌和红线。

自为医的第一天起,周祖山就给自己立下了“行医只为救生死,岂为金钱失医德”的座右铭。他每天早起晚归,要求自己不看完最后一个病人绝不下班。在被他治愈的患者中,有不少是企业家、富豪,但他都心如磐石,不曾动摇。这些年来,他拒收及退回的红包多达数十万。

《医工论》载:凡为医之道,必先正己,然后正人。正是因为自己的勤勉、廉洁,才让周祖山有了对待医院不正之风如严冬般凌厉的底气。

2000年,周祖山从父亲手中接过了洪湖市中医医院院长一职。上任之初,他便开始大刀阔斧地对医院进行改革,丝毫不留情面。面对医院存在部分人“懒、散、混”的工作状态,他快刀斩乱麻,仅用了二十多天的时间,就拆除了院内三处违章建筑,取缔了众多“麻将室”。对工作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的同志则予以大力表彰。

如此雷厉风行的举措震惊全院上下,周祖山的威信得以确立。“洪湖中医”由此迈上了快速发展的新里程。

与此同时,周祖山不仅提出了“传承中医文化,服务大众健康”的立院宗旨,而且狠抓医风建设:严禁医生乱开方、开大方,严控药占比、次均费;严格实现“阳光医疗”,公开接受社会监督;严厉推进“四风”“人情风”综合治理工作……

一位医生告诉记者,在洪湖市中医医院有一条规定,医生被发现收受一次红包将会做离岗处理,发现两次将被除名,这么多年来,医院无一人犯禁。他说:“严格、严厉的制度只是一种行为规范,真正让我们发自内心认可的,还是周院长的理念。”

在周祖山看来,洪湖市中医医院作为一家国家公立医院,就必须“执医为民,立院为公”。他坦言:“让群众看得上病,看得起病,看放心病,是我们永远不变的承诺。如果没有严厉的作风,如何兑现承诺?”

是的,如果没有对作风冬天般的严厉,又焉有对病人春天般的温暖?

冬去春来,寒暑交替。周祖山就这样数十年如一日,在旦复旦兮间,将平凡的洪湖四季,写就了不平凡岁月华章;在点点滴滴中,将一个苍生大医的本色,化为了一个个患者的感人记忆,铸就了一座座美丽的杏林丰碑!

澳门金沙网站-澳门金沙线上网址-金沙网址